Man Machine Interactive: Reality Portal (by i for interactive)

How far apart are virtual and real ?
If we can teleport you by scanning and reconstructing you from one location to another, is the new you real or only a replica ? How about an existence in virtual realm ?

Advertisements

《本土/空間》影舞樂章1.0 之 現場影像回應

「動藝」與「何。必館」聯合主辦的《白盒子蚊型藝術節》﹣第一部份於今夜舉行《本土/空間》影舞樂章1.0 。
現場的影、舞、樂對話之際,我,手執「愛瘋」,再以影像作即時回應,又以身體「剪輯」、「重現」當下的節奏、舞踏、光影所引發的想像,書寫我想像的本土、空間。

《電音漫步》 ﹣遊走磁場感應和自由之間

我們一直都認為一門創作應該至少有一位創作者,就像一部電影不可沒有導演,舞蹈不能沒有編舞者一樣。創作者好像是不可劃缺,定還是我們可以採取主動重新界定角色?或者“作者”可以隱身,“觀眾”成為主導;“觀眾”又能否稱為“參與者”而不再只是“觀”與“眾”?第一代聲音藝術家Christina Kubisch在作品《電音漫步》(Electrical Walks)中以磁場感應生成的音樂,讓參與者經歷在規劃的空間中釋放自由思想。

《尋找許仙》後的身體經驗

這個後演出的身體經驗,說來就像「自古以來」一樣自「何」古以「何」來般抓不著時空作頂格書寫!那些隱藏在過去現在未來卻又如神經線帶動身體觸碰世界,世界又因你的經驗回應你的一觸,一碰。可惜「世界」從來都是一個概念體,往往就如太空船般能到多遠就是多遠,抓不著邊際。筆者試圖假設每一口吸氣是力量的來源,那麼從身體各部份呼出的就是回應世界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