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殺了周峰?

周峰說:「一步步成長,有人殺死了我,我也在殺之前的自己。」 搭順風車及作沙發客遊中國的八十後國內青年周峰,繼上次在匯豐總行參與佔領中環,再次作客分享這段時間,面對公路上千千萬萬的車輛駛過,未知的人和事,各個土地上的故事,倒個來成為一面怎樣的鏡子,在他面前把周峰殺掉。 Advertisements

《本土/空間》影舞樂章1.0 之 現場影像回應

「動藝」與「何。必館」聯合主辦的《白盒子蚊型藝術節》﹣第一部份於今夜舉行《本土/空間》影舞樂章1.0 。
現場的影、舞、樂對話之際,我,手執「愛瘋」,再以影像作即時回應,又以身體「剪輯」、「重現」當下的節奏、舞踏、光影所引發的想像,書寫我想像的本土、空間。

《尋找許仙》後的身體經驗

這個後演出的身體經驗,說來就像「自古以來」一樣自「何」古以「何」來般抓不著時空作頂格書寫!那些隱藏在過去現在未來卻又如神經線帶動身體觸碰世界,世界又因你的經驗回應你的一觸,一碰。可惜「世界」從來都是一個概念體,往往就如太空船般能到多遠就是多遠,抓不著邊際。筆者試圖假設每一口吸氣是力量的來源,那麼從身體各部份呼出的就是回應世界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