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作為反思及創造自身環境模式可能性的平台﹣走遍「自由野」後思考

今年十二月中的西九,天色陰沉,加上將近冬至的驟雨和寒風,令人不禁想到那些在沙漠中行走江湖賣藝賣武的情境。由入口旁邊的大舞台延伸至長廊中段的攤擋,有種城門走進人群聚集的氣氛。草地兩旁,盡是自發到來擺地攤的人展示、介紹、售賣各種手工藝品,或者分享珍藏(可真的有賣外國的古董古玩)、又或是現今流行的以物易物⋯⋯形形式式。當時「市集」這種心情不由自主浮上腦袋,試圖尋找藝術性強點的地攤,卻只不過是以「自由」的名義,將資本主義底下的經濟模式照辦煮碗搬進這遍草地長廊。自由,可否是給予人文本身一次反思自身消費環境的機會,藉此空間或平台反問、創造令一種群集生活模式的可能性?今日帶來售賣的「有機肥皂」、「有機曲奇餅」、「有機背包」等等,到達現場,放置在這遍文化草地上,能夠累積多少「有機」 地方智識?然多少是由「產品」本身將使命、責任和參與者能帶回自己的生活空間,共同肩負?

在一群地攤之中,迎面遇上幾個畫上臉繪的小朋友,其中一位帶著一盒杏仁走上前⋯⋯

女1:試一個呀?

我:這是甚麼?

^我接著木挾中的杏仁

女1:這是「狐狸的尾巴」。

^這是一顆尾部沾了點白朱古力的杏仁,我嘗了,小女孩接著帶我靠近面前的木桌前,另一位小女孩遞上一杯裝滿的「百力滋」

女2:這是「樹林」。

^挑了一支,我將百力滋用平常的手法,一咬,再咬,輕易地在五秒內將「樹林」消滅

^旁邊一位姐姐捧上一杯熱可可,第三位小女孩則給了我一支樹葉形狀,用百力滋插著的綠茶朱古力捧

女3:請你將「樹林」放進可可內,攪拌後飲用。

^跟著指示,攪拌後喝下⋯⋯小女孩這時候說⋯⋯

女3:這是「消失的森林」。

我:(自言自語)原來這是三步曲來的⋯⋯

這回三步曲,在人群聲之中完成,及後才發現攤擋旁的燈柱上貼著一個故事。故事講到一個傳說以前這裡住了很多狐狸,後來城市發展將樹林砍伐,填海開發土地,令狐狂喪失家園。我回頭一看長廊對出白茫茫,給雨雲寵罩著的維港,一個驟似以「小朋友效應」的小攤擋和色彩繽紛的臉繪,童話化整個以食物帶領的「講古」經驗,連旁邊的友人也不禁感嘆「卻是令人心痛!」故事背後的訊息想一般有愛護環境意識的人也不難理解,然整件事以將觀眾以「食客」身份帶進「環境」現場,親身親自將樹林消滅一次,最初對「食物」充滿好奇到吃下去那刻的「殘酷」,諷刺的還有眼前那幾位小女孩,帶著口中幾個聽落似「指令」及「喂到埋口」的方式,令的當時未幾思考便將食物送入口中,孩子在社會的成長中將擔著甚麼角色?我們不就是身處這樣的社會!每天聽「柯打」做事,潛而默化繼而合理化眼前的發展改變,當思考、質疑、反問也未浮上念頭之前,就成為媒殺的幫兇!哈!這也不過是社會步速,生活環境,資訊泛濫至不知何為對與否,以至多少價值觀被遺忘。是為世所逼,有感生存唯靠隨波逐流⋯⋯還是我們都有份蹤容這種模式剝削我們下去。今天當我們打開新聞紙,資訊都教育我們如何競爭才不至被淘汰,每天只顧增值、增值、再增值。有時或許捕搜一張特價來回機票,遠離到「世外桃源」,呼吸、放鬆,在自我感到良好之際再一次合理化眼前的旅程是為回來繼續勞役舖路。

這個小攤位雖不售賣任何食物或物件,以食物講故事的形式卻正好捧打了腳下這塊原本是海洋,如今不知多少生物因填海工程而失去棲身之所。今日我們紛紛討論的「自由野」,或稱之為本地文化事件,前後引伸的文化想像、事件、產物,當初卻有多少先的犧牲自己,容讓這些事件在這遍土地繼續延續下去?這塊「荒地」從前是維港的一部份,如今卻被逼與此「劃清界線」,我相信萬物總有情感,自然會怎樣回應我們的「好事多為」?今日面對「生米煮為熟飯」的局面,你我在「自由野」延續我們這個聞名國際的「自由港」經濟傳奇,正所謂「橋唔怕舊,最緊要受!」「一部天書用到老」然「出得黎行,係唔係真係預咗要還呢?」回應最先的題問?自由是甚麼?我們是找新的出路,還是只有原地踏步?

freespace_festival

圖片來源:西九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