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音漫步》 ﹣遊走磁場感應和自由之間

我們一直都認為一門創作應該至少有一位創作者,就像一部電影不可沒有導演,舞蹈不能沒有編舞者一樣。創作者好像是不可劃缺,定還是我們可以採取主動重新界定角色?或者“作者”可以隱身,“觀眾”成為主導;“觀眾”又能否稱為“參與者”而不再只是“觀”與“眾”?第一代聲音藝術家Christina Kubisch在作品《電音漫步》(Electrical Walks)中以磁場感應生成的音樂,讓參與者經歷在規劃的空間中釋放自由思想。

國際著名的德國藝術家Christina Kubisch應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中心開幕慶典暨藝術節邀請,首次在亞洲演出《電音漫步》系列作品。今次「香港漫步」的路線圍繞在創意媒體中心內發生。參與者戴上特別的無線耳機,在Kubisch的引領中遊走創意媒體中心內。在短短的一小時內,整座大樓頓然成為了演奏廳:參與者一邊發掘不同的空間角落,一邊聽到磁場感應生成的音樂。訪問中,她分享說自己喜歡到處聆聽和收集聲音,然後儲藏在至今已有數千個聲音檔案的資料庫內。她提到這十多年來,四周的聲音起了巨大的變化,它們比從前強烈而且音量提高了。今次造訪香港,她坦言需要更多時間認識香港錯綜複雜的音響空間(Soundscape)。就以地鐵和電車為例,聲音像血脈般流通身體不同地方,而且同樣的聲音能把不同地方的聲音串連。就像縱然電車能把人從北角輸送到灣仔,兩個地方所建構出的音響空間還是各有摸索的領域。

因此,正如Kubisch所言,聲音藝術的討論中不但包含聲音本身,更重要是打通空間建構和視覺藝術三者的對話。以《電音漫步》為例,由參與者戴上耳機一刻,身體要連接的部份不但有磁場感應生成的音樂,還有當下身體驅使尋找的聲音來源,用肢體去重新認識一個空間,不論對空間熟悉與否,發掘從前不曾停留或留意的空間。同時大腦亦運用想象,將數者連繫起來,建立另一個印象。她以最直接的類比傳輸(Analog Transmission),讓參與者在路線內自由遊走,發現聲音的流動性及與身體的互動性。耳機之內,參與者各自成為空間的探索者,因應對空間的理解或好奇而編出一個屬於自己的曲目。耳機之外也因著他們身處在當中,作品因而發生在當下,這是一場不能重覆的演出。

其實聲音藝術並沒有一個既定的做法,令參與者開放自我和享受其中的經驗,才是Kubisch關注的地方。Kubisch早年修習單簧管、鋼琴和作曲,身處正在反思傳統藝術的七十年代歐洲社會,面對如此氛圍,她認為藝術總不能每天把自己關在房間日以繼夜練習,所以決定跳出自己原來的框架,在聲音藝術作不同的實驗,研究用磁場感應等技術來製作聲音裝置的方法。一次與聲音藝術之父John Cage見面給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認為Cage既能研究出一個開放的機制讓參與者和作品互動,同時他亦清楚意識到藝術家在作品中的崗位。她認為,開放作品予參與者是藝術家的責任,她亦一直學習。而作為參與其中的我們,不一定需要認識以上的技術,只要我們張開耳朶細心聆聽和觀察,就能夠慢慢進入作品世界中。

對聲音藝術感興趣的人士,Kubisch認為,經驗絕不是無中生有,不能閉門造車。她會帶學生到廢置的工廠,為那個環境創作。她明白環境對學生來說是如何陌生,可以她就要學生慬得跟陌生的環境相處,去慬得聆聽被廢置的如何說話,說甚麼話,建立一套屬於自己和空間溝通的語言。說到這裡Kubisch鼓勵各位要多出外,面對實在的環境,仔細聆聽外在聲音如何跟自己互動。

(載於第十二期《三角誌》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